我覺得《東方之子》最重要的,從第一期節目開始,就建立了一個“平視”的概念,提的問題不會都是獻媚的,而就是問題。
  在《東方之子》,我覺得非常幸運,一做電視,首先接觸的是人,因為它是所有傳播當中最核心的東西。我們之所以關註新聞,是因為關註人,關註我們自己,關註人類的命運,所以人永遠是(新聞中)最核心的那一部分。
  我覺得一個主持人要善於面對自己內心真實的感受,只有發自內心的東西才是最準確的。我經常看到有一些做得不好的同行,他的感受其實沒錯,但是他不相信自己的感受,不敢表達自己的感受,不敢放大自己的感受,不能更有效地表達自己的感受。慢慢地你就很空了,別人看不到你,看不到你的真實情感、你的真實思考。
  作為一個好的主持人,或者一個好的評論員,最重要的是永遠不偷懶,不要在別人的結論那裡就終止了。再往前走走,看有沒有新的發現和結論。現場不只是一個事發地,現場有無數,包括心靈現場、信息現場,都是現場。你多在現場徘徊一會兒,多去看一些細節,也許新的發現就出來了。
  細節處才有真正的事實。所以,我不認為我是不聰明的,但是我不認為聰明是至關重要的。關鍵是聰明人做笨的活兒,最後你才會有智慧。
  我對自己確定的邊界是新聞和人。我這麼多年,從來沒有變過。奧運會難道說不是大的新聞事件?那是全覆蓋的新聞事件。而且奧運會也是一種推動力,我有機會進入到奧運會裡面,我就能夠有機會改變開幕式和閉幕式的語態,由散文化的向新聞化的方向改變,那你就是一次推動。2012年是有史以來第一次開閉幕式跟以往不一樣的,而且你做了,就逼迫原來的模式也要發生改變,多好啊。
  過去的評論是純粹的依附,要依附於新聞的後面。現在你會發現,有的評論甚至要獨立生長。有的時候,這個新聞本身沒那麼大影響力,但是,對這個新聞的評論卻成為第二天的頭條。到最後,大家可能都忘了我說的是哪條新聞了,但是,我說的“總理說了不算,總經理說了才算”,又生長為一條新的新聞。
  很多年前我就開玩笑,拉條狗進中央電視臺,連播一個月就成名狗了,然後呢?更重要的是,我覺得現在稍微可以穩定心神地去說的是,二十年了,我一直在第一方陣裡頭。因為我還在長跑的過程中,最後的冠軍不重要,因為這個過程,你如果一直在做,而且你不斷地開疆拓土,我覺得我可能跟好多人最大的區別就在這兒。
  為什麼要去改革,要去推動?如果有可能的話,將來有一天,我多麼希望,我能以新聞頻道對手的方式做出一個新的頻道。不是為了跟它成為對手,而是為了打破壟斷,形成競爭,多元化,讓新聞有不同的色彩。
  我覺得互聯網到哪個國家都不如到我們中國來得恰到好處,它會改變我們很多東西,尤其是從乾傳媒的角度來說,你要學會:你不同意別人說話的內容,但是你要維護別人說話的權利。
  我覺得,這個社會不應該誰都是迎合。不一定大比例的聲音就一定是對的,不一定。所以,作為一個媒體人,應該永遠站在更理性的一面。什麼是對的,什麼是錯的,要勇敢地發出你的聲音。
  (原標題:讓白岩松自己說(代序))
創作者介紹

FrancFranc

qr66qrgnv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